豪牛好天气小说导读网|热门小说资讯

麒麟1-7未删减全文完本加番外免费在线阅读-麒麟桔子树小说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

麒麟1-7未删减全文完本加番外免费在线阅读-麒麟桔子树小说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

异界魔法 2019-09-08

麒麟1-7未删减全文完本加番外免费在线阅读-麒麟桔子树小说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

麒麟1-7未删减全文完本加番外免费在线阅读-麒麟桔子树小说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

小说分类: 异界魔法时间: 2019-09-08

《麒麟》小说作者桔子树最近正在连载第七部,此书目前为止共有七部,年方24的小陆少校和年逾30的兵痞子夏大队长的故事。文格局很大,立足真正的保家卫国,为了完成任务,不惜牺牲自我。小陆少校是真正的学霸,乐观、坚韧、聪慧、执着、幽默,人缘儿好,对战友热血坦诚,真心付出,知道自己要什么,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丈量。

麒麟1-7未删减全文完本加番外免费在线阅读

一个人的心理暗示是很微妙的,假如一直叫嚣着不抛弃不放弃,真到了精力衰竭的时候也能再撑一阵,可假如心头藏了个小恶魔,一直撺掇着大叫晕吧晕吧……那么也就真的可以随时晕过去。更何况陆臻本来就体力透支精神不济,刚刚才熬过一场惊魂,连心脏都在不堪重负地呻吟不绝。他就着夏明朗的力道摇晃,抱着颈项咳了几声,软软地又倒了下去。夏明朗吓了一跳,伸手去摸陆臻的脉,手指下脉动均匀和缓,这才放了心,索性把他放平,脑袋枕到自己大腿上,好睡得***一点。

血糖偏低时不宜做太大动作,否则体内能量供应不足,搞不好会真的晕过去,过了一会,陆臻听到外面急匆匆跑进来一个人,夏明朗低声说了句感谢,窸窸索索地开始拆包装袋,然后一块软滑甜腻的东西顶到了嘴里,陆臻一沾唇就知道是什么。

巧克力,陆臻在恍然间明白了夏明朗抱着他呆在这里等什么。

有点失望,一些感动,很复杂的心情,不一而足。

“慢慢吃,别太急,一会就好了!”夏明朗把巧克力一块一块掰开递到他嘴边。

浴室里的环境高湿高热,巧克力不可幸免地融开了一些沾到手指,浓腻腻的深褐色糖浆闪着诱人的光泽,陆臻垂着眸子往下看,夏明朗的手形并不***,不过食指上有很厚重的茧,是长期摸枪的结果,他正犹豫着要用怎样的方式***洁净这点糖浆才不算突兀,夏明朗已经把最后一块塞到他嘴里,自然而然把手指收回去含到嘴里吮吸。

唔……

陆臻睁大了眼睛往上看,有些失望。

夏明朗低下头,询问的姿态:“好点了吗?”

陆臻璨然莹亮的眸子一点点地黯下去,转而,又是另一种平静。

“嗯!”他点了点头,撑着自己爬起来,凡事不能演过,其势太尽,过犹不及。

夏明朗总觉得迷惑,他有点看不透陆臻,这小子一时冷一时热,一时软一时硬,怪里怪气,又说不上为什么。有时看着娇气,可拼起命来比谁都狠,嘴巴很坏,尖酸刻薄挑衅到死,出手却不狠,间或会看着他发愣,眼神专注而热情,却怪异无比。

夏明朗有种从心底里发毛的慌乱,很惊奇,徐知着看他的眼神也很专注,但那是一种谋求一枪毙命的专注,所有的注意力都盯在他的弱点上;方进的圆眼睛里永久热情洋溢,是一种随时会扑到自己身上去的热情。

然而陆臻的眼神是怪异的,好像藏了许多,却又摸不着边际,假如不是对这小子的人品有信心,夏明朗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背地里在被他算计着,当然有可能现在也是在算计着,陆臻式的小计谋,没什么恶意的算计,却让他不自觉心生警惕。

唉,夏明朗心中感慨:如今手下的兵越来越厉害越来越有个性,但,也是真的,越来越难管了。

陆臻慢吞吞地把自己撑起来,慢吞吞地走出去穿衣服,夏明朗到里间帮他收拾东西,零零碎碎地装了一个塑料袋子。陆臻看他低着头翻捡,脸上憋着笑好像挺辛苦似的,于是很诚恳地叹了口气:“队长,您要笑就笑吧,憋坏了身子可不好。”

夏明朗笑着摇了摇头,帮他把袋子拎好。

“队长,其有用肥皂洗头挺不好的,改天我送你一瓶洗发水吧,就当是报答您的救命之恩。”

“真的啊!”出乎陆臻所料,夏明朗竟然笑嘻嘻扬起脸,伸手就从陆臻的袋子里捞了一支出来:“别改天了,就这个吧,我拿走了。”

陆臻的嘴角抽了抽:“队长,您好像很信不过我。”

“是啊,没方法,自己教出来的兵,随我。”夏明朗一副云淡风清的模样,把毛巾绞得精干,东西一卷塞进了迷彩裤的兜里。

晚上夏明朗给陆臻打饭时突然想这事儿又小怒了一回,数落他这种杀鸡取卵式的粗暴工作作风,陆臻埋着头听了一阵,最后收完了碗筷送去餐车的时候才小声分辩了一句:“队长,那不是什么,再过几天就要开演了嘛,参数改了挺多的,我怕你来不及上手。”

夏明朗呆在他背后愣了一阵,抬手就想要揉揉陆臻的头发,陆臻像条鱼儿似的一闪,从他手底下滑了出去,笑眯眯冲着他乐:“你说我还有什么方法?摊上个您这样的文盲队长……”

夏明朗的手掌悬在半空,虚空里抓合了几下,最后还是握成拳挥了过去。

那天后来,陆臻回到寝室蒙头就睡,睡到半夜突然惊醒,看到窗外的月亮已经爬得很高,圆圆的,还有一点点黄澄澄的底子,像一个大柚子似的圆泽的大月亮。

和那天的很像。

陆臻摸索着按上自己的颈项,过了一会,突然笑了。

看来将来得躲着点他了,有些托大了。

第二章 你的味道

第二章你的味道

1.

文盲队长虽然文盲,不过在不文盲的陆臻少校的指导下,还是顺利的上手掌握了新软件,赶上了这一年里最后一场演习,配合单位是老相识,就是周源在的那个重装***师。只是这场演习从一开始就怪怪的,导演部的指令比起往常来得更为诡异,而严正的作战目的也是语焉不详,夏明朗只觉得莫名其妙。

下午三时左右,整个T402地区炮声隆隆,周源躲在防红外的野营帐篷里,趴在桌子上看地图,高防的军用地图已经被磨损了不少,上面积了一层灰土,周源一边看,一边把浮尘抹开,一个军用的笔记本半合着摆在桌边的地上。

“报告!合作方的指挥官到了。”传令兵撩开帐门把头探进来。

“唷,这么快。”周源揉揉眼睛,把腰直起来。

“周营长。”夏明朗提着头盔从帐门外走进,冷不丁看到周源站得笔直地在拔军姿,嘴角一弯笑道,“这,很盛大嘛。”

靠,周源心里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,惋惜身体被体制化了太久,军姿拔了起来就松不下来,熟极而流地行了个军礼。

“好好,好说!”夏明朗笑嘻嘻地回了他半个礼,热情洋溢地握着周源的手摇了两摇,“希望合作愉快。”

周源颇觉丢人地把手抽了出来,闷声道:“你们大队长呢?”

夏明朗手住上指,转了两圈。

“又在天上飞啊?我前一个电话接到通知还说是你们严队要过来。”周源毫不给面子地把失望写在脸上。

“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。”夏明朗挺无辜地摊手,“我也是刚刚被踢过来的。”

“妈的,耍我啊!”周源一拳砸在行军桌上,震得灰土扑扑地往下掉。

“得,枉我好心带人过来支援你!”夏明朗不耐烦地挥挥手,趴过去看周源的攻防布图。

“下面这战这怎么打?”周源拿手肘撞他。

“你问我啊,我问谁去啊?”夏明朗从下往上挑了他一眼:“我也在等消息。”

“你不知道?”周源顿时激动得跳起来,手指着地图上某个红色区域,“我们大半个师都陷***了!!”

“谁不是啊,就伤了你一家啊?我半个中队也都在里面呢!有点全局观好不好?周源同志。”夏明朗的手指跟周源敲在同一处。

***,妈的!周源气得团团转,本来以为严正过来就能有个明确的作战思路,好打开这个胶着的战局,没想到一脚给他踢来一个同样雾水满头的夏明朗,这俩没头苍蝇凑一起能干点什么?周源肚子里有气,凶霸霸地拿眼睛瞅着夏明朗,夏明朗正埋头用心看地图,右手从胸前的口袋里掏了支烟出来。

“哎!你!”周源吓了一跳赶忙扑过去抢,“全程防红外!你知不知道?”

夏明朗手腕一翻就把烟卷藏到了袖子里,警惕地架住周源:“你干吗?”

“全程防红外,不能抽烟!”周源愤愤然看着夏明朗空空如也的手,竟然没抢到?

“哎哟,周营长,你当我是新来的啊?”夏明朗摇摇头,把香烟从袖子里抖出来,两个手指头捏着在周源眼皮子底下晃了晃,“你看清晰了,它就是一根烟,我全身上下连个火都没有。”

“那你拿烟干吗?”周源莫名其妙。

“我不能抽我还不能闻闻吗?”夏明朗把烟卷贴到自己的鼻子底下,慢慢地嗅着,手指在地图上划来划去,一个点到一个点,连线成网,眉峰越皱越紧。

周源看他那样子,心里一勾一勾地开始痒了起来,烟瘾上来了,周源挺悲愤地看了夏明朗一眼,从口袋里掏了颗糖出来大口大口地嚼,夏明朗听到声响,有些好笑地扫了他一眼,转头回去继续对着地图若有所思。

糖毕竟就只是糖,那甜的和得劲儿的,那就不是一个东西。周源嚼完了两颗糖,到底心痒难耐,凑过去碰碰夏明朗手肘:“哎,还有烟没?给我一支。”

“没了。”夏明朗头也不抬。

“有意消遣我是不是?”

“真没了。”夏明朗无奈地转身张开手臂,“要不然你来搜,搜到了全归你。”

周源横他一眼:“跟我耍横是吧,我还真不信了我。”

周源从头拍到脚,别说烟了,连个香烟的硬盒子都没有,夏明朗看着他蹲在地上发愣,十分配合地又转了个身,挑挑下巴,意思是你要不要从脚到头再搜一遍。得了,烟这个东西,假如身前没有,那身后就更不会有了,周源万般遗憾地从地上站起来,抱怨:“你们那儿不是待遇不错嘛,怎么穷得连烟都只剩下一支了?”

“是啊,是不错,也就是比你们多了这一支烟的好处。”夏明朗手指一翻,像变魔术似的,手上的烟卷又一次消逝无踪影。

周源气结,眼睛瞪圆,夏明朗完全视而不见,从背包里拿了小型的军用笔记本电脑出来,打开电子地图做模拟测算,周源贴在他背后看了一眼,惊奇道:“你这是什么软件??”

“实验产品,还没有开始推广。”夏明朗回头拔拉,“一边儿去啊,别挡光。”

周源不屑地踱开:“得瑟,好像你编的一样。”

夏明朗慢条斯理地点头:“我队里人编的,就是我编的。”

周源大声哼了一下,以表明他的不屑。

夏明朗用新软件测算了一遍,又用旧的再算了一遍,另存参数保留下来。无论如何,新编出来的东西都会有许多的BUG,而这些都要在实践中才能测得出来。

夏明朗正在对比新旧两款之间的差异,通讯器突然响起,严正亲自向他报告了自己的死讯。

夏明朗简直哭笑不得,捏着耳机问到:“你怎么死的?”

严老大的声音听来悠远而意味深长:“导演部通知我,我刚刚被人打了一枚前卫1号。”

“节哀顺变。”夏明朗无奈。

“对了,你应该在周源那儿吧。顺便告诉他,他们师长就坐我旁边,你等一下,我去问问他是怎么死的……”

夏明朗听到一阵沙沙声,一儿严头的声音又回来了:“是被火炮炸死的。”

“嗯,严头,还是您死得值。”夏明朗严肃地说。

周源听到这句突然反应过来

【在线全免阅读】

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

网站地图|网站首页|最新小说|热读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