豪牛好天气小说导读网|热门小说资讯

青山见我多妩媚闻婵李信小说-青山见我多妩媚伊人睽睽全两册小说阅读

青山见我多妩媚闻婵李信小说-青山见我多妩媚伊人睽睽全两册小说阅读

异界魔法 2019-09-10

青山见我多妩媚闻婵李信小说-青山见我多妩媚伊人睽睽全两册小说阅读

青山见我多妩媚闻婵李信小说-青山见我多妩媚伊人睽睽全两册小说阅读

小说分类: 异界魔法时间: 2019-09-10

《青山见我多妩媚》小说原名《表哥见我多妩媚》,此书是由伊人睽睽所著。闻婵和李信是小说的男女主角,这部小说中的男主是文名中的表哥,女主则是翁主表妹,可是真相却是表哥非表哥,翁主非翁主,简而言之就是男主不是女主的表哥,而是男主作为小混混头目,对女主一见钟情便劫走她,又因机缘巧合冒名顶替成了女主姑姑的儿子,为了求娶女主,男主坚持不懈奋斗,受苦受难后成了人生赢家的故事。

青山见我多妩媚伊人睽睽全两册小说阅读

李信长得不起眼,可就是闻蝉都得承认,他的眼睛长得好看。眼尾飞,形状好,睫毛浓。他平常看人时,就像钩子一样吊着人……他现在看人,水洗过一样的黑亮眸子,那似撩非撩的味道,让小娘子们纷纷面红耳赤,心跳极快。

想到,这位小郎君,细看起来,也挺好看啊。

敬酒敬得更勤了。

舞也跳得更乱了。

而闻蝉坐在角落里,简直看呆了。

她肯定不是嫉妒。

她就是觉得,他不是追自己追得很起劲么,怎么一转眼,眼光下降这么多啊?这不是凭白把她和其他娘子们放到一块儿比了么……李信这是在侮辱她!

舞阳翁主重重地把一碗酒水磕在桌案上。

让身边,一直在偷偷打量她、琢磨着献殷勤的年轻小伙子们,骇了一跳。看去,小美人脸蛋白中透红,眉目秀雅,鼓着腮帮子,唇瓣水红。她就是生气,都生得这么漂亮,一点儿也不难看。

“小娘子,你真的不下场跳舞吗?”村中长得最英俊的郎君,被众人推搡着,过来勾搭小美人了。

舞阳翁主将酒碗一摔,站了起来,指着场中喝酒喝得有点头晕、在休息的李信——“我找他跳!”

失望的年轻儿郎们,在心里暗骂: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。

牛粪李小郎:“……”

莫名其妙,那个矜持着不肯来玩的知知就突然想开了,站起来,直冲着他过来。

身后还跟着想争取一把的村中儿郎们,“小娘子不再想想?他不会跳我们的舞,你也不会跳。你们两个在一起,只会更乱啊。”

她不会跳?

笑话。

闻蝉也不多言,手抬起成莲花状,举过半肩,手指纤长,形状半屈,乃是此舞的起手之势。美目轻轻那样一流转,两手微转,身边围着的郎君们,便被迷晕了。

少女步伐轻快,与李信的笨手笨脚完全不同。曲声还在耳畔,她脚一点,便能点中重心。腰肢纤细柔软,踩着乐声旋转。兰衣乌发交旋,衣裾若飞,如夜花绽放,暗香流淌。

闻蝉几下就转到了李信身边,手一搭,就虚虚搭上了少年的手腕。站在李信身边,她回眸,冲自己身后的郎君们、李信身后的娘子们,挑下眉,颇有挑衅意味。

众人眼神变来变去,最失望的当属村中长得最好的郎君:看来这位小美人口味独特,不爱俏,就爱丑。

当然李信不丑。不过一般人和闻蝉站在一起,都会被衬托得很丑。

这些村民也实在有味,最好看的郎君不管用了,一个长得巨丑的小伙子,竟推开众人,红着脸走到了最前方,冲舞阳翁主不好意思地道,“小娘子,我舞也跳得好。咱们对跳好不好?”

闻蝉:“……”

这位从众人中杀出来的小伙子,非常肥胖,一身膘,走过来大地都仿佛在震动。他还方脸厚唇,眼如铜铃,右脸像是被火烧伤过,留了很长很狰狞的一道肉疤。他一笑,全身肌肉都在抖动,所有人都要打颤。

闻蝉的手发抖。

她不知道要怎么办时,一直静默着当木头人、看舞阳翁主大杀四方的李信,终于动了。他也没大动作,就是伸手,揽住了女孩儿的腰肢,把她彻底搂到了自己怀里。少年冲四方懒散而笑,眉眼间的那股狂妄挑衅,比闻蝉之前的要凶煞的多。

这一看,就是惯常斗凶的主儿。

众人不愿惹事,叹口气,不情不愿地退散。

留闻蝉窝在一身酒味的少年怀中,僵硬窘迫。人一走,她就要推开李信。却被少年抓住手腕,耳后贴着少年似灼热醉人的酒气,“用完我挡追慕者,就不管我了?”

闻蝉周身都是他的气息,酒气,混着少年身上阳光般清爽的味道。她觉得他只比她高一点,可是他抱着她,她就快埋进他怀里了。

女孩儿心脏狂跳,被他抓着的手出了汗,乌发下,脸蛋也一点点红了。

李信喝了酒,逗起闻蝉来,更加为所欲为。馥郁芳香在他怀里,那香气,让他骨头半酥,鼻尖一点点凑过去,想要闻一闻。他轻声,“知知……”

闻蝉忽的抬手,挡住他凑过来的脸。她仰着头,很坚决地转移话题,“我教你跳舞吧。”

李信兴致被她打断,脸沉了下。他看着她,他并不想跳舞。

但是和她在一起,她抓着自己的手,干什么,他都是情愿的。

他情愿为她去死。

十五岁的少年,在醉酒后,混混沌沌间,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来。年少时的感情简单直接,不把生死放在眼里,总是可以任意挥霍。

闻蝉看到李信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什么,然后他唇角就弯了一下,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,“好啊。”

依旧是鼓乐声,少年少女手碰在一起,颤抖着拉住了。

一左一右,一轻快一笨拙,一腰肢柔软一手长腿长。月光在手上跳跃,曲声在周围重复。

风凉夜冷,多少相识的男女天各一边,久望成思;又多少因缘际会的男女在此相会,眉目四对。

李信和闻蝉在清风中跳舞,在村民围观中跳舞。少年于此太笨,常挡了女孩儿的路,坏了她的节奏。闻蝉倒不生气,就是翘着唇,露出嘲笑的眼神来。

她在教李笨蛋学舞中找回了自信心与优越感,乐此不疲。

她彩蝶一样,踩着乐声,在他的身侧旋转。

今夕何夕,月笼青天,飞星成河,纤云弄巧。踩在月光里,光波树影荡在身上。时日这样悠长,而年少芬芳,又这般幸运。

在众人喧闹场外,挨着一间民宅,借树掩藏自己的陌生青年,静默而专注地凝望着那与少年一起翩跹起舞的女孩儿。

长得那么美,舞跳的那么优雅。笑得也好看,看着哪哪也好。

整个村子的人都土鸡瓦狗一样乏味,只有这个女孩儿,像明珠一样耀眼夺目。即使身处这么一般的环境,她的光华,都无法掩盖住。陌生男人倒不是有意看她,而是这么多的人里,只有她值得看。

男人看的时间过长,突有一瞬,感觉到那与女孩儿搭着手的少年肩膀滞了一下,扭头往这个方向看来。他一愣,反应很快,忙闪回了树影后。怕被人发觉,男人想了想,重新一瘸一拐地走回自己醒来的那个屋子。

而歌舞升平的明月清辉下,闻蝉踹了李信一脚,“你又错了!你挡我路干什么?”

喝酒喝得半醉的少年回过神,伸手摸摸女孩儿被他撞痛的鼻子,道歉也道的心不在焉,“疼不疼……”

他思索着,刚才,好像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这边?

是知知引来的人?那是会稽来的官府人士,还是单纯被知知的美貌吸引过来的?

李信喝多了酒,脑子有些混沌,想的不太清晰。又被闻蝉拉扯抱怨,再加上那道视线消逝了,他也就不想了。反正他一路上,其实私下解决了许多觊觎知知美貌的男人。再来的话,也随手解决就行了。

等到次日,婚宴早已结束,闻蝉睡醒洗漱后,习惯性地去看她救的那个男人。这一看,却见到床板上躺着的那个男人睁开了眼,原本在发呆,看到她进来后,男人愣了一下,眼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神采。

闻蝉无动于衷,很习惯男人的惊艳眼神。

男人却怕吓住了这个文弱的少女,收回过分目光,对女孩儿不好意思地笑一笑。又觉得躺在床板上颇没有风度,他撑着受伤的手臂,困难地坐了起来。

男人满是伤痕的脸,费劲的、痛苦的,对闻蝉露出一个自认为最友好的笑。

闻蝉:“……”

本来就一脸伤,笑起来,更可怕了。

男人长得挺英俊的,鼻子高挺,长眉深目。即使笑起来牵动伤处,显得可怖,但长得好看的男人,除了可怖外,还能看出男子汉气概来。闻蝉和他打招呼,“你醒啦?”

男人点头,觉得她有些冷漠,和昨晚那个眯眼笑的温柔小娘子判若两人。

其实闻蝉对男人大都冷淡,“你怎么不说话?你伤了喉咙,还是不会说话?”

男人迟疑了一下,发出“啊”的声音,指手画脚一番,说明自己不会说话。

闻蝉点头,“真可怜。”

是啊,真可怜。

男人心中想。

却也不可怜。

能被一个好心的女孩儿救,已经是我这一路上,最大的幸运了。没想到村里最好看的小娘子,就是救自己的人。脸美,心灵更美。中原的女孩儿,自有独特的魅力。

等李信打着哈欠、垂耷着眼皮晃过来,例行公事一般预备给救的那个人诊脉时,院子里,就看到闻蝉闲闲站在一边,身材魁梧高大的男人,握着扫帚,在勤快地扫院子。闻蝉跟那男人说了什么,两人手来回比划,女孩儿竟被逗得笑出声。

李信:“……”

酒一下子就醒了。

【在线全免阅读】

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

网站地图|网站首页|最新小说|热读小说